创·人 | 赵欧伦:90后不要和同龄人比较,认知自己是最酷的事情

这是“创·人”的第五期文章。“创”是华创资本的“创”,“人”是牛人的“人”,我们关注做着不同而有趣事情的牛人。本期”创·人“是Moka创始人、CEO赵欧伦,以下是他的故事。
赵欧伦:Moka创始人、CEO
3年读完伯克利计算机本科,并入选专业top 5%的计算机荣誉协会。毕业后在香港花旗做过投行,之后回到硅谷,获得Facebook Hackathon冠军。而后加入初创公司RelayRides,期间兼职运作了LivingSimple。2015年辞职回国与之前的技术合伙人再度联手,创立了Moka。 
从某种意义上说,91年出生的赵欧伦的人生轨迹是由一张答题卡改变的。

中考的时候,一向成绩优异的赵欧伦把答题卡填错了一行,这一科的成绩自然掉得非常厉害,于是他被调剂到了第五志愿。

高中时赵欧伦想出国上大学,而父母则希望他进清华,这导致了一串连锁反应:为了保送清华全力备战全国竞赛,当获得了竞赛一等奖后,保送考试却又差了10分,在被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工程专业保送录取后,他还是决心一定要出国读书。

准备出国的过程对于18岁的他堪称折磨,每天早上七八点骑自行车去自习室自习,中午就吃点饼干,晚上十点回家,连着两个月他就把GRE红宝书背了两遍多。没考上清华对他还是有一些受挫感,而他转化挫折为动力最终录取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从而开启了他不断尝试、不断折腾的人生。
人生需要不断尝试,不管是兄弟会还是Hackathon冠军
本来选择伯克利的时候,赵欧伦一门心思要学商科,高大上的投资银行家是他的理想职业。于是在入校后,他申请了学校里非常有名的商业兄弟会。这是聚焦于商科职业发展的兄弟会,成员毕业后的去向一般都是顶级投行、咨询公司、会计师事务所等等。

每年伯克利的新生都会挤破头得希望加入这个兄弟会,那一年有140多人申请,最终只有十几个人入选,赵欧伦有幸成为最终的入选者之一。事后赵欧伦听兄弟会的前辈说,当初录取他的原因其实很有趣,这个英语还很蹩脚的小伙子会记住兄弟会每一个人的名字,总是抓住一切机会和他们打招呼、聊天沟通,这种执着的精神成了最大的加分项。

加入兄弟会之后,那个学期每周都会做商业案例展示报告,赵欧伦坦言这个过程对他的帮助最大。不仅是英语水平,更能快速融入美国文化。每当临近展示日的时候,他都会和兄弟们吃住在一起,有特别频繁的交流。一个学期下来,他的日历上几乎每天都是满满的红色,仿佛在正常课业外多上了一个商科的MBA。
天生爱折腾的赵欧伦在兄弟会和其他的朋友的建议下,从商科改学了伯克利最强的计算机专业。并且把四年的学业用三年就全部修完,用他的话说“把大一在国内耽误的一年追了回来”。

毕业后在香港花旗银行短暂实习后,赵欧伦还是回到硅谷准备加入创业公司。有一天他无意中在朋友圈看到了Facebook举办的Hackathon大赛的信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报了名,竟然通过了笔试,于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他参加了北加州的决赛。其他选手都已经提前组好了队,只有和他坐在一张桌子的三个人一样没有队伍,于是四个人一拍即合临时组队。这个比赛需要选手封闭24小时做出产品,他们四个人临时想出了一个“YouTube+ StumbleUpon”模式的产品,由一个印度籍学生负责后端,一个新加坡籍学生负责前端,赵欧伦负责产品设计和部分前端,这个临时的产品竟然最终一举夺冠。

夺冠后赵欧伦放弃了去Facebook、Google等大公司工作的机会,加盟了一家他认为可以学到更多东西的创业公司——P2P租车鼻祖RelayRides(后改名Turo),成为公司的前20名员工之一,负责软件开发和产品的工作。

在RelayRides他成长得非常快,不过天生爱折腾的他又在业余时间做了一个二手物品分享的创业项目LivingSimple。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回家写代码,还要抽时间去发传单、做地推。

LivingSimple的App现在看起来可能有些过时,但在几年前还是充满了简约和实用的美感,这引起了两家公司的收购意向。而项目启动时赵欧伦就拿到了5000套衣服,1000本书,这是他租了一辆皮卡,自己当司机帮一家NGO组织拉了两趟货后免费得到的。虽然LivingSimple最后因故没有继续做下去,但这段忙碌的感觉让他很享受,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他遇到了他后来的合伙人李国兴,一名来自斯坦福的技术大牛。

赵欧伦的爱好非常广泛,滑雪、跳伞、潜水、探险、登山,虽然在伯克利的几年竟然都没时间去过优胜美地,但他觉得并不遗憾:“人生就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去体验不一样的人生,我觉得人生需要体验。包括加入兄弟会,去跟美国人打交道,加入创业公司,去投行体验等等,很充实。”

这正契合了他用过三年的朋友圈签名的前半句:“Live a good story”。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创业的种子从萌发到破芽
那句签名的后半句是“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也同样也是赵欧伦的人生态度。

大二那年的暑假他没有实习,上了两门专业技术课。一天他在公寓里看了比尔·盖茨在哈佛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其中盖茨有一句话深深触动了他:“你们是哈佛的学生,如果你们不去改变世界,你们期望谁去改变世界?”赵欧伦觉得特别有力量,“我将要从伯克利毕业,如果不去做一些东西,真正让世界变得更好,那期待谁去做?这句话一直给我力量去做创业,或者加入创业公司,我应该去做一些事情,让世界变得更好。” 这种让世界更美好的想法一直萦绕在赵欧伦的心中。

他在伯克利商业兄弟会时有一位师兄兼导师,从毕业就开始创业。有一年师兄给了他一张TechCrunch的参会门票,师兄去做演讲嘉宾,那次活动给他很强的触动。在去香港花旗实习前夕,赵欧伦在硅谷的一次聚会上遇到了一位相谈甚欢的人,两个人一起喝红酒吃薯片,聊了很多创业和创新的话题。后来他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Square和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y。“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其实就萌发了创业的种子”。

赵欧伦加盟的第一家创业公司是RelayRides,这段经历一方面锻炼了他的产品开发能力,另外很重要的让他自己明白了产品开发的过程和心态,这让他在现在的创业过程中裨益良多。“我觉得最核心的就是美国人怎么做产品,他们的产品好在哪,这些东西我觉得是学到了。”

在RelayRides工作了1年7个月后,赵欧伦辞职准备回国创业。事实上当时赵欧伦没有想好做什么方向,甚至连是自己创业还是加盟创业公司都不确定。但他坚信,国内需要提高的领域更多,一定有属于自己的方向。回国后原计划关注征信领域的他,无意中发现了招聘领域的机会:在一些颇有名气的公司官网上招聘页面很简陋甚至没有。在美国,再小的一家创业公司,哪怕只有几个人,都有一个“加入我们”的官网,于是他很自然地就想到了美国已有的解决方案。

带着问题他开始找各个创业公司的HR进行访谈,在访谈了几十位HR之后,他发现这个链条中其实还有很多痛点,比如HR间的协作等等,他明晰了自己要做的产品,“就像一个给招聘团队使用CRM,把招聘的过程像销售一样管理起来。”

于是赵欧伦创立了关于企业招聘的SaaS公司“Moka”,希望帮助创业中的企业可以更有效得开展招聘工作。他认为企业最核心的命脉是人才,而一个企业需要用系统化的工具去管理招聘,才能真正做好人才这件事情。这也是他在实践“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的行动。

赵欧伦从RelayRides离职时与全体同事的合影

认知自己很酷
对比90后并不重要
赵欧伦现在的朋友圈签名是苏格拉底的一句名言“Know thyself”,这句话是在一次交流中,格灵深瞳CEO何搏飞和他的分享。

赵欧伦认为“其实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地认知自己的过程,无论是体验更多更精彩的事情,还是让世界变得更好,都是一个不断推翻和认知自己的过程。”

毕业后在香港花旗工作的经历让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自己去创造新的东西,为社会创造价值,让世界变得更好。而创造价值,需要自己不断得积累和学习。

为了提高自己,赵欧伦会从不同的角度去汲取知识。赵欧伦从RelayRides的CEO身上学到了很多,赵欧伦认为他是大师级的管理者。“我会有意观察他是如何管理团队,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第一,他严格要求自己,第二,他说话简洁而切入重点,很容易让人接受。”赵欧伦还看过Startup School所有的视频,对格鲁夫《给经理人的第一课》一书也赞不绝口。“我自己不希望成为公司的天花板,所以我会不断提高自己。”
Moka刚成立的前几个月,整个公司只有赵欧伦和合伙人李国兴两个人,随后,他们陆续招来了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团队,技术团队多数不是科班出身,甚至有一位水下焊接专业的博士和一位来自台湾的北医休学生。其他部门的同事中还有前猎头、前创业者,以及一位学音乐的市场总监。赵欧伦笃信在专业的基础上,多元化才能创新,有不一样的想法,才能产生火花。

由于面相年轻,赵欧伦时常会被谈论“90后创业”的话题,他对此有清醒的认识,他认为在同龄人里优秀并不重要,因为商场比的是绝对力量。“我需要不断向最优秀的、有经验的创始人看齐。需要不断提高自己,在同龄人里相对成熟还远远不够。”

来源:华创资本
文章配图由赵欧伦提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