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龄 HR 的人间烟火

姓名:子 杉

职务:HRM

年龄:30未满

「这孩子是不是傻,这大太阳的,晒成这样了,还跑」。

 

不打算理睬街边悠哉大爷的善意提醒,子杉想着今天是不是能多跑2公里,于是她沿着和平里中街继续绕着地坛公园慢跑。这是她无数次狠下心来决意用跑步的方式减肥中坚持最久的一次,主要原因可能还是因为请了私人教练,钱都交了,再不坚持,说不过去。

 

中学时读过《我与地坛》,子杉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住到地坛附近,要不是她现在每天都要围着地坛跑上两圈半,可能也不会想起还学过这么一篇课文。

 

二十六年前的地坛在史铁生的笔下静谧而美好,自成一个小天地,那里有生有死,有石门中的落日,有把天地都喊得苍凉的雨燕。子杉现在看到的这座地坛(准确地讲,是地坛公园)被灰色的砖墙隔离开来,再没有半分枯草荒凉,晨练的老人和游客总是络绎不绝,便不可能再有如史老思考的「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这一类事。对于减肥,大家都在急于求成,子杉也是。

除了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10公里跑步之外,每周还会根据教练的训练计划,去做更多肢体和器械练习。坚持一个月下来,胖了一斤。子杉有点忧伤。

六年前子杉毕业于某理工大学的金属材料工程专业,在男生扎堆的学校里学着如此阳刚的专业,无聊且无趣。跟很多同龄人一样,她想着如何找一份跟互联网离得比较近的工作。机缘巧合之下,做起了猎头。一做就是三年。

三年中,子杉接触了不下 1000 位候选人,有第一次接到猎头电话欣喜若狂并恨不得聊上个把小时的菜鸟,有把猎头恨毒了的完全没有好脸色的老油条,有因挖了他公司核心员工而大动肝火甚至扬言用黑道方式解决的怒汉老总。既然做了猎头,就必须有一颗挖人的心,如果全是道德包袱,就干脆远离这个行业。

 

挖人这件事情,本身就是给候选人提供一个更多选择的机会:候选人选或者不选,跳或者不跳,都只是一种选择。公司因任何一种原因没能留住该留的人,那只是在人才竞争中的落败,怨不得任何人。子杉经常这样开导自己。

 

曾经遇到过一些意志坚定的候选人,反复沟通几个月,两倍甚至更多的薪水都没能让他动摇,有的甚至都接了 offer,最终还是选择留在原来的公司。子杉佩服这样的人,虽然没能成功挖角,但是作为候选人他有他执着的信仰和坚持——即便这种执着有时候并不理性。

三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子杉开始转行做甲方 HR。这也是她进入猎头行业的初衷。

即便也是招聘方向,HR 要做的事情远比猎头复杂和多变。尤其是在公司飞速发展的阶段,当公司规模以每三个月翻倍的可怕速度扩张时,招聘计划甚至每周都要做调整,才装修好新的办公场地,就发现又不够用了,不得不去找更大的办公室。子杉现在回头想想,那个时候扩张速度显然是过快的,可在当时,她是享受其中的。

 

「跟打了兴奋剂似的,每天加班到凌晨都精神奕奕,也不知道哪来的精力。」说起那段经历,子杉眼神里满是自豪。

有一天老板突然找到子杉,要她把刚刚装修好搬进去没几个月的办公室想办法转租出去。子杉这才意识到公司真的遇到严重问题了。

高楼大厦平地起,还没宴几回宾客,就要目送它落幕关张。看着自己辛苦招来的同事一批一批地离开公司,看着散伙饭上一个个哭成泪人的核心员工,子杉有点难受,前一日,她还在为公司尽力保密这件事。

聚散终有时,所有人早晚都会找到下一家。小公司的野蛮生长和随时垮台总是形影相随,大公司的内斗和内耗永无止尽。不管是在什么公司,单身的子杉笑称工作就是她的对象,这句话任何老板听了都会欣慰,以及可能还有一些心酸。

都说通往成功的路上得有高人指点,贵人相助,个人奋斗和小人作梗。作为一名「半路出家」的 HR,子杉有热心的同事帮忙相助,有属于自己的勤勉刻苦,也会偶尔遇到一些人为制造的小障碍,在没有系统知识框架和理论的支撑下,全凭自己的经验积累固然能做好事情,还是少了更好的职业方向规划,如果有一位 mentor 在需要的时候能给自己开导解惑醍醐灌顶,这必然是最好的。不过世界一向都很公平,哪能事事顺遂呢。

如果能时不时省出点钱买一套化妆品,能跟好朋友经常撸串,老板每年年底发个慈悲,过年的时候就可以更加从容地回家——即便被家中亲戚各种催婚。花自己挣的钱,过自己的快活日子——这是子杉目前能享受的最好的生活——一点小确幸,一堆人间烟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